当前位置 :主页 > 天线宝宝中特网8688 >

生死赌局大限将至 靠融资过活的美团能否顺利IPO?_全球导读_云掌

* 来源 :http://www.spendesi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06 16:34 * 浏览 :

以前被互联网欠下一次成功的王兴,还只是一副心志坚定、百折不饶的创业者形象,但不知何时起,美团就变成了变相裁员、欺压商家,甚至公然搞起招聘歧视的一个招黑体。

企业形象在没有彻底崩溃之前可以重塑,但这已经不是美团首要的问题。它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还是业务发展和盈利。

有媒体报道,在16年初融资的时候,跟投资方的协议约定美团点评必须在两年内IPO,且融资后估值超过200亿美元的IPO才有效,否则,美团点评需要将投资金额的120%赔给投资人,总数将近40亿美金。而这么算来,对赌协议已经快到时间。

据相关媒体报道,美团即将敲定新一轮融资,金额至少在30亿美元。如此巨额的资金流入对美团来说,本应该是件喜极而泣的事,可事实上这意味着更多的风险。一个两年来基本靠融资过活的企业,一旦不能及时上市,还会有多少投资人有耐心等着给它续命?

前有饿了么的残酷竞争,后有资本的盈利压力,上市已经成了美团突破困境的唯一办法。

新美达总计融资千亿

据相关数据,2010年3月美团创立之初,获得了天使投资人王江的种子投资,并在当年完成A轮融资,获得红杉中国1200万美元投资。从那以后到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前,美团不断获得资本青睐,不仅数额成倍增长,而且融资频率渐趋频繁。

与这种融资状态不相上下的还有大众点评,从2006年首轮100万美元投资到并入美团网之前,点评历经六次融资,其中2014年获得腾讯高达4亿美元的战略投资,2015年更是获得新一轮8.5亿美元的融资。随后两者合并的新美大,在2016年1月宣布完成33亿美元融资,7月份获得华润创业联和基金战略投资,具体金额不祥。

而同是“全球独角兽公司榜单”前十名的的滴滴和小米,以及紧随其后排名第12的今日头条全然不是这种状况。

小米和今日头条很早就走上了有稳定营收的光明之路,即使是受到亏损影响的滴滴,凭借几乎垄断的市场优势,烧钱结束后也渐趋好转。不仅具有足够的实力通过战略投资进军海外市场,而且还有可能在美团巨额融资之后,豪掷20亿美元助力饿了么,可见滴滴何止是没有资金的后顾之忧,基本上算是用余力在diss美团。

见此局面,不知美团可曾后悔当初南京试水打车,过早地把手深入滴滴的地盘。

无论是核心业务还是扩展业务,美团都习惯性地招致质疑,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主要是模糊不清的盈利状况。针对此事王兴曾表示,除了外卖持续亏损,整体业务已经实现盈亏平衡,收入同比三位数增长,公司账上实际资金储备已超30亿美元。不过联想到这些声明发出时的背景,腾讯弃投、海外寻求新的融资等传闻,未免令外界质疑其可信度。

更关键的是,这个盈亏平衡一定程度上和美团特殊的运作有关,比如它的“增收”模式,是通过包装新业务线开发出一个新的竞品,藉此换取融资,美团打车、民宿都是如此,类似于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以达到美团整体“烧-收平衡”的目的。也就是说,在没有稳定造血的来源的情况下,这种极度依赖融资的方法,必然要承担融资不继的高风险。

模仿亚马逊多线策略

有“独角兽捕手”之称的朱啸虎表示,“2017年所有的超级独角兽都需要证明自己能够盈利”,这是投资者对两三年来烧钱补贴战之后所剩者的硬性需求,可能也是一个容忍度的最后期限。

自王兴说起进入下半场开始已经差不多近一年,我们先来看看这所谓挖掘用户深度的工作,美团究竟做得如何?首先是外卖业务,从2015年业内流传的一份美团点评融资文件显示,2015年美团的亏损超过百亿,预计亏损的状况将延续到2018年。而且有些业内人士分析说2016年美团点评可能亏损150亿,亏损水平甚至超过财务最差的2015年。

与这种盈亏状况相一致的是,配送、广告收入和商家佣金三种比较现实的盈利渠道,一直处在探索阶段,各有各的难处。以平台和商家的运营规则为例,虽然都处在观望的态度,但是美团获得市场优势之后,单方面收取一致佣金模式的做法,已经引发了多次商家大规模出走的事件。

再来看传统业务团购和新扩展业务酒旅。前者本来可能做出一个具有强度用户粘性的搜索引导,来作为吃喝玩乐一站式体验的端口,可惜最终成为合并重组的牺牲品。点评系高管集体流失,王兴成为新美大唯一的主导,基本上抛弃了大众点评基于商户收录评价体系所展开的平台路线。

团购业务的萎靡,可能算是一种必然,而酒旅事业的困境或许来自美团搅局者的角色,单打独斗地想要借用外卖行业的套路,动摇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格局,这恐怕不能只凭借业务关联性和用户基数就能解决。

现在来看,美团频繁被爆出数据造假、佣金争端等问题,每次的回应又是空口无凭,反过来想,若是酒旅已经如王兴所言实现盈利,那应该早就大张旗鼓地宣扬了,而不是每次都只晒那个几个备受质疑的数据。

王兴常常拿美团多线作战的策略和亚马逊相比,他认为亚马逊有趣的地方在于,这家公司总体上看起来不怎么盈利,但很多业务非常赚钱,只不过是把赚的钱投入到新业务里去了。对于这点确有相似之处,可是他却没讲出最关键的一点,亚马逊善于在新领域建造行业壁垒,比如云计算、智能音箱等等,而美团则是一直在盲目地触及各个行业已经建好的壁垒。

京东仅仅是个自动化物流中心,就学了亚马逊五六年的时间,百病缠身的美团又有多少时间将假想变为现实呢?

美团的下半场:半壁江山都成了敌人

以亚马逊、京东为例,盈利确实不是公司价值的单一考量,美团也多次表示,目前投资人在规模和盈利之间最为关注的仍是前者,因此公司将在渡过增长节点后,再考虑赚钱。

从这个说法看来,投资人或许给了美团足够的发展时间,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急于关心盈利,毕竟上市可能在即,最后的估值将要受到盈亏问题的影响。当然最关心上市的并不是投资者,而是王兴,因为对赌协议规定,若市值未达目标,则赔偿投资人相当于投资金额的120%?近40亿美元。

如今两年时间即将到期,美团这次融资30亿美元,不少业内人士将其认为是Pre-IPO,这也意味着IPO即将启动。只是面对近一年层出不穷的负面,美团是否会选择年底上市、是否能够顺利上市,还是个未知数。与此同时,据有关媒体报道,近期刚完成收购百度外卖的饿了么也将在明年启动IPO,届时外卖市场上的你争我夺也会转移为一场上市竞速赛,而后者有了阿里的全力支持,看似比美团更有利。

自从阿里全盘接手饿了么,美团大众合并后的市场优势本来可以换得一片光明前景,可时至今日,招黑体很大程度上放大了美团的缺陷,这不能不说是对手太强。现在有了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,一方面能补充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客户群体,另一方面,若是饿了么上市,这次并购还有可能为重新估值作出不小的贡献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阿里、携程等业务领域的竞争敌手,滴滴的强势也给美团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据有关媒体透露,滴滴正在考虑投资饿了么,金额可能在20亿美金左右,软银也参与了此事。目前饿了么方面回应称,属于市场传闻,不予置评,而滴滴未作回应。

简单的否认已经不足为信,毕竟早前美团执意进军打车业务,已经直接触犯了滴滴的核心利益。虽说外界是不太看好,但对滴滴来讲,这个一站式服务体验还是存在潜在隐患,如此帮助对手的对手就有了直接理由。当然这则消息也极有可能是试探美团的反应。

另外,即使没有这项合作,早在今年7月,一名接近滴滴的人士也曾透露,“滴滴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切入外卖市场”。正如今日头条四处树敌的理由,“你做我的,我做你的,然后等到发现适合自己的,再形成新的平衡”,看来滴滴和美团两大超级独角兽正式开战,也是迟早的事。

半壁江山都是敌人,另一半还可能心生间隙,这更是美团最大的困境。加上挥之不去的亏损和上市疑云,王兴的下半场看来打得异常艰辛。

上一篇:吴川两人作案后 每人分赃250元_广东网 下一篇:没有了